友站連結
歡迎光臨
 
 
漫談台灣犬
撰文/劉操志 
壹、 台灣犬的定義

  現今我們所謂的台灣犬,必須有相當明確的界定,不能漫無範圍的認為在台灣成長的犬類,均是台灣犬。所以有必要給目前在台灣地區,犬界通稱的台灣犬,予以明確的範圍。所謂的「台灣犬」,應該把範圍縮小到自遠古即在台灣生存活躍,而與當時在台灣的居民,共生共榮,相依為命,留傳至今的犬種。

  三百多年來,荷蘭人及漢人來台,攜入各類犬種,及台灣光復後自中國大陸攜入,和從西洋引進的犬種,相互雜交的後代。這種經混血雜交的狗,不能以「台灣犬」來稱呼,可以比照「仿仔雞」,給予個稱呼為「仿仔狗」。台灣犬落根在台灣有幾萬年,並經原住民歷經漫長歲月,汰劣選優,所留傳下來的精華。


貳、 台灣犬的來源


  遠在數十萬年前,台灣並非孤懸海隅的島嶼,而是和中國大陸、亞洲大陸土地相連。在此之前,人類和各種動物,可以經由路地,隨意出入往來台灣及大陸,因此有不少的人類,和他們的忠心伙伴愛犬來到台灣。由於地緣的關係,來到台灣的人,跟中國東南部以及東南亞諸民族,均有濃厚的血緣,其愛犬自然也不例外。突然間大地巨變,台灣與中國大陸連接的土地,頓時陷入海裡成為台灣海峽,台灣從此成為與大陸隔絕的孤島。

  在這個環境被隔絕,而地形特殊的孤島上,各種動植物為爭取生存的天空,對於適應能力,必然做了相當的調整。因為台灣絕大部份高山峻拔,地勢崎嶇,高低起伏甚烈。縱使有西部較為廣大的平原,但自古以來,從高山到海邊,均被森林所覆蓋,美麗的島呀!福爾摩莎。

  台灣犬為在這種視野不寬遠,阻障極多的環境討生活,再加上位處於亞熱帶的高山島嶼,雨量多,溫度高,霧多露重,晝夜和冬夏的溫差大,台灣犬做了不少的調整,來適應環境的改變。例如:在視野不寬遠方面,則要多憑靠耳朵,接收從四面八方來的訊息,就有放低了耳位,能運轉靈活自如的耳朵。地形崎嶇變化大的方面,則造就了能長跑,亦能短程衝刺,靈敏躍進轉向的特殊體型和身手。為要狩獵出入荊棘草叢,就不能有柔長的體毛,必需有剛堅貼身短毛,在穿梭森林中保護身體。面對氣溫冷熱不定的變化,及潮濕多雨的氣候,單層的剛毛無法禦寒擋雨,所以內生綿密的絨毛,來阻止雨水的內漬和遮寒,如此就不畏風吹日曬和雨打。

  目前在中國大陸西南部,和東南亞一些地區,有部份狗的造型,和台灣犬很類似。但造就台灣犬特有的優異性能,不是從原種地與生俱來,而是在台灣島上奮鬥數萬年累積而成,乃屬台灣所特有。雖然台灣犬的種原,出於中國大陸和東南亞地區,但牠之所以有優異的性能,和部份獨特的造型,是土生土長的台灣貨。

  自遠古遷入台灣的犬種,究竟有多少種類不得而知,但經歷漫長歲月的同化與適應,種類一定日趨減少,加上部落與部落間的溝通,有趨於一元化的可能。但還是有一些部落,長期不與外界溝通往來,或許能保存另一種面目的台灣犬。

  現在台灣究竟還活存多少種類的純種台灣犬,缺乏資料統計,則不得而知。根據五、六十年前,在花蓮廳服務本田獸醫的分類,花蓮廳(今花蓮、台東)轄區內的台灣犬,分泰雅犬和布農犬兩種類。特殊景觀所蘊育歷練而得的台灣犬,必然深具與眾不同的台灣韻味,絕不是後期進入台灣的移民犬,所能模仿的。


參、 台灣犬的迷失期


  所謂迷失期,是台灣犬被外來犬混血雜交,或慘遭屠殺,而人們視若無睹,或無意或有意,任其亡種的時期,茲按時代先後,羅列於下:

荷蘭人佔據時
  三百多年前,荷蘭人來台建根據地於台南,一方面開發本是原始森林的南台平原,以種甘蔗。另一方面羨煞台灣蘊藏極為豐富的獸皮。因此和原住民合作,大量獵鹿,為輔佐體小的台灣犬,加速獵鹿量,引進如埃及灰獵犬等大型獵犬,從此台灣犬的純度,從南台灣首先抹下難以磨滅的陰影。有人從東南某部落,找到其所雜交,血系近親交配的後裔,帶回家飼養;也還有些狗,深具埃及灰獵犬的味道,只能說這是荷蘭人的遺澤。

漢人大量遷入繁延時
  鄭成功趕走荷蘭人後,漢人不斷的移民來台開墾,初期和純樸好客的原住民,雙方相處融洽,漢人從大陸帶來的華南犬,免不了會與台灣犬混血。後來有些漢人使詐,欺侮憨直忠誠的原住民,因此雙方絕裂,勢不兩立,成為世仇。從此雖保住台灣犬的血系,不再繼續惡化,但華南犬的血系,也有不少逆流上山,在平地為漢人所飼養的狗,以後就通稱為平地狗,這和「山地狗」有別。

日本人佔據時
  甲午戰爭,清廷割讓台灣,日本派大軍來台,先鎮壓漢人的反抗,再進逼山地部落,遭原住民強烈反抗,此際台灣犬,充分發揮護主的英勇特性,使日軍及其軍用犬傷亡甚大,於是日軍極為痛恨台灣犬,不少台灣犬慘遭屠殺。又日據時期,台灣曾瘟疫流行,為強制避免擴散,狗就首先遭殃。

  因台灣犬的優異性能,日本軍方一直想把台灣犬,訓練為軍用犬,因此這種性能優秀的純種狗,有不少被徵召送往日本。幸好隨日軍攜入來台的軍用犬(狼犬)等,為保護其血統的純正,管制很嚴格。所以日據時期,台灣犬的血統,受外來犬雜交的威脅較少。

台灣光復後
  日本戰敗,台灣光復,是台灣人的喜慶,但站在台灣犬的立場而言,卻使台灣犬陷入極其悲慘,具瀕臨絕種的命運。其原因有下列數點:

  ※日本人撤退,其軍用犬和日本犬留置台灣,當時的台灣犬不懂保育,認為狗大隻就是好狗,因此有意或無意中,任其與台灣犬雜交。

  ※政府遷台後,為照顧原住民,山禁逐漸放鬆,平地與山地之間往來,漸趨頻繁,而狗的交流也以正比成長,遂使台灣犬遭受嚴重的雜交。

  ※民國三十八年政府軍撤退來台,有為數不的嗜狗部隊,加上台灣原先有食狗嗜好的地區,在「一黑、二黃、三花、四白」響亮的口號,推波助瀾下風行全台,於是肉質最上等的台灣犬,大量的成為鼎中佳餚。在這種「香肉」旗幟高懸之際,台灣犬也幾乎煙飛灰滅。又撤退來台的部隊,也曾帶來各地的犬類,和台灣犬處處締結姻親。

  ※在台灣逐漸安定富裕之際,不少育犬前輩,為推動養犬風氣,自國外進口數目不少的各類犬種,當犬市低迷,色衰愛弛時,就被大量的放生,使台灣變成新品種的樂園。結果像狼犬、杜賓、秋田、波音達、米格魯、狐狸狗、比特犬、牧羊犬等,新品的仿仔狗,觸目皆是。

  ※在台灣不少的獵戶手中,原先擁有不少純種的台灣犬,但在外國獵犬引入後,一方面因好奇的心理作祟,一方面有改良台灣犬獵性的目標,有計劃的讓台灣犬與外國獵犬雜交,使得台灣犬嚴重的失血。再加上獵戶們有強烈的炫耀和自閉的心態,絕不願意別人的狗比自己的優秀,因此很少讓優秀的台灣犬繁殖,寧可在自己手中絕種,也不許別人擁有。


肆、 台灣犬的覺醒

  民國六十九年,日本人以探索自己祖先的來源為名義,派出太田克明教授來到台灣,由台大宋永義教授等人陪同,調查純種台灣犬的數量。但在這次調查活動的前後,已有不少日本人來台,大量收購純種的台灣犬。

  但是台灣犬界的前輩,於太田克明的調查報告發表後,才覺悟我們毫不理會的台灣犬,純種的數量,已劇減到所剩無幾,如不再強力的保育,一定會有滅絕的危機,於是引發強烈的責任感,有目標的保育並推廣台灣犬。


伍、台灣犬的整裝待發

  有先見之明的前輩,鑑於純種台灣犬,數量日漸稀少,唯恐不再集中復育,則有滅種之虞。於是憑著一股熱忱,搜遍了本島原野深山,渡盡千山萬水,蒐羅純種的台灣犬,希望藉一己的熱情和力量,完成台灣犬復育的工作,所以散居荒野高山的狗,從此犬落平陽。


陸、台灣犬的懵懂期

  台灣犬受到愛犬者的重視,固然是非常可喜,但台灣犬剛發飆時,很少人知道其標準模樣,究竟又是如何?所以說對台灣犬的熱愛,等於瞎貓亂抓的行為,光是有理想目標,但缺乏標準以遵循,往往徒勞無功。不少熱心的前輩們,憑著巷議街譚,道聽塗說的喧染,加上先入為主的自我概念,確實搜集不少所謂的台灣土狗,其中的確有純度極佳者,但絕大部份是經雜交的新品仿仔狗。

  因不明白純種台灣犬的確實模樣,基於「敝掃自珍」的心理,總會認為自己的狗,是純種的國寶級名犬。但純種犬難得一見,平時所看都是雜交仿仔狗,在以多取勝的事實上,均認為這樣的仿仔狗,是真正的台灣犬,那就不足為奇了。在「識者不瞞,瞞者不識」的原則下,及認知程度不足的環境,純種的台灣犬,因故被遺棄街頭,淪為清道夫,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實。


柒、台灣犬的步入信史期

  具有真知灼見的前輩,認為憑空沒標準的去找尋台灣犬,等於拿時間、精力和金錢,玩打水漂的遊戲。於是煞費苦心,蒐集以前留下的文字照片,按圖索驥的找到純種台灣犬,這些熱心的前輩,一方面由於純種台灣犬的模樣,和大家喜好的仿仔狗,有非常大的差距;另一方面有相同理想的有識之士仍太少,所以一直沒有公布這些可貴的資料。

  直到民國八十年一至四月的《犬界之聲雙月刊,第一九八,一九九期》之合刊中,公布了二幀早期台灣犬的照片。其一是民國元年,攝於新竹廳馬達拉山(今苗栗縣南庄)賽夏族的七隻台灣犬;其二是民國二十二年,攝於高雄縣排灣族的古樓社,為酋長所育的一隻牡台灣犬。

  從此以後,陸續在《育犬月刊》,及其他報章刊物,發表了不少早期台灣犬的照片,和翻譯文章。台灣犬從此邁入有確實資料,足以憑信的信史時期,有史實來徵信,應該對純種台灣犬情緒上的爭辯,可以在理智的認知中止息紛爭。只要專心的研讀這些照片和文字,大家對於純種台灣犬的認知,就不會陌生了。


捌、對台灣犬的重新體認

  以現存手上的資料,目前台灣犬最古老的照片,是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攝影家約翰湯姆生,從台南至六龜的旅程中所攝,刊於一八七五年的法文遊記中,由謝新傳先生公布於民國八十一年七月《育犬月刊第九期》。年代稍後的照片,皆攝於民國元年至二十多年日據時期。在此要銘衷的感謝游剛敏先生,毫不藏私的把台灣犬老相片,公布於《育犬月刊》,使我們能拿來和其他公布的台灣犬老相片,互相研究比對,以瞭解純種台灣犬的模樣。

  在所有老相片中,最可貴而最清晰的是民國元年所攝,賽夏族的這七隻狗。吳艷紅先生在《台北獸醫師公會雜誌》,曾撰文詳細的評論,立論正確而深入。本人亦在民國八十一年十月《育犬月刊第十二期》撰文,將此照片放大至二十四吋,摩描其頭部加以分析。希望愛好台灣犬的朋友,能仔細判讀這些老相片,並拿這兩篇文字作為參考,相信您對於台灣犬的重新體認,有很大的幫助。


玖、結論

  純種的台灣犬已難得一見,純度高的也很少見,現存的大多雜交相當嚴重,認識純種的台灣犬,目的在於容易分辨真品或膺品。雜交仿仔狗,在造型、氣質和特性上,與純種台灣犬有相當大的差異。台灣犬有強烈的自主性,對陌生的人物和環境,警戒性非常高,不隨便的接受他人的命令和驅使。如果能任他人擺佈命令,對陌生人沒有戒心,就不是台灣犬原有的天性。為復育並發揚光大台灣犬,首必須深切的認知純種台灣犬。〈資料來源:中華民國育犬協會月刊第三十期83年4月號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