友站連結
歡迎光臨
 
 
從老相片裡
探索台灣犬頭部的特徵 撰文/劉操志
 
  近幾年來興起復育台灣犬的熱潮,這對台灣犬的受重視和保育,提供了良好的契機。但是早在三百多年前,荷蘭人為獵取大量鹿皮,而引入不少類似靈提或波音達的大型獵犬,馳騁於台灣南部的原野,使許多台灣犬摻雜了這種獵犬的血統。

  台灣光復後民生逐漸富裕,自國外引進的犬種極多,加上國人對台灣犬缺乏愛惜和保育的觀念,一方面任其雜交,因此台灣犬的失血,比以前嚴重千萬倍,短短的四十多年,使山上及山下的台灣犬,絕大多數成為雜種;另一方面香肉族嗜食土狗,使台灣犬的數目急遽降低。

  純種台灣犬幾乎成為絕響的今天,突然冒出為數不少各式各樣的台灣犬,人人自謂有靈蛇之珠,而稱血統純良。但純種的台灣犬應該只有一種樣板,絕不會有形色各種差異的式樣,例如狼犬有狼犬的樣子,秋田有秋田的樣子,波音達有波音達的樣子,絕不會把雜有這些血統的狗,稱為狼犬、秋田或波音達。所以如何在型態各殊的台灣犬中,尋覓純種台灣犬模式的標準確實很難。既然用現在活存的犬,無法求其標準的樣板,而求之於歷史資料則為方便,且明確不受爭議之路。

  在歷史資料上的運用,對於實物的了解,口耳相傳的說法,不如以文字描述來得真確;文字的描述,不如圖繪的逼真;圖繪又絕無法取代攝影的傳真。所以有古時台灣犬的相片,就可以讓我們明白從前純種台灣犬的模樣,在選擇飼養及復育台灣犬時,以此作為標準,才不至於花冤枉錢和走錯路。

  對台灣犬研究非常熱心的謝宗達先生,閱遍群籍,在《台灣懷舊雜誌》找到二幀珍貴的相片,由有「純種台灣犬之父」之譽的薛嘉發先生,發表於民國八十年一至四月的《犬界之聲雙月刊第一九八、一九九期》之合刊中,此兩幀相片其一攝於民國元年,在新竹縣賽夏族的某部落,內容是八名賽夏族勇士,帶著七條台灣犬準備出獵前,有意安排而集合的攝影。其二攝於民國二十二年,在高雄縣排灣族的古樓社,內容是排灣族古樓社酋長蹲在高台,手撫其愛犬,集合族人會議的情形。

  這兩幀相片,再發表於民國八十年十二月份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二期》游剛敏先生《我的台灣犬之旅一文中。新竹縣賽夏族的相片中這七條狗,薛嘉發先生以重禮聘請方德元先生繪圖,此圖發表於民國八十一年元月的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三期》的《台灣犬部之緣起與任務》一文中。

  其後,游剛敏先生在民國八十一年五月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七期》的《本田獸醫講述下的台灣蕃犬》一文中,附錄兩幀日據時代的照片。其一攝於日月潭的邵族,白身白鼻黑耳黑臉;其二是攝於高雄縣排灣族的一個小家庭中,此犬背對鏡頭淺黑色。以目前所見最古老的相片,是謝新傳先生發表於民國八十一年七月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九期》的《淺談台灣犬之歷史及受外來犬的影響﹝二﹞》一文中,載有一幀距今一百二十一年前,英國皇家地理學會攝影家約翰湯姆生,從台南到六龜的旅程裡,所攝得當地人與狗的照片,而刊登於一八七五年的法文版遊記中。

  在這五張相片中,於民國二十二年所拍攝,高雄縣排灣族古樓社的這隻狗,和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七期》游先生文中所附錄,日月潭邵族的這隻狗,其頭部形狀相近,都沒有明顯的額段,加上額段處的嘴部稍寬大,故其純度值得懷疑,所不列入研究。又同期游先生文中所附錄,排灣族的這隻狗,因背向鏡頭,雖頭顱圓飽,可惜無法看清楚整個頭部的模樣,故也不列入研究。
 
  這張收藏於美國國家地理學會圖片檔案中的照片,是日本人幽芳勝山,在賽夏族部落拍攝的:幾位賽夏族男子手持長矛、腰掛山刀、身披麻布披風、肩背獸皮背袋、啣著煙斗站在竹屋前。照片旁的說明表示:「……狗是賽夏獵人打獵的必備工具……賽夏人擅長狩獵,衣著不多,外表粗獷強悍,但卻相當文明。」圍繞在賽夏獵人腿邊、以麻繩牽著的這群獵犬,儘管毛色不同,體型與特徵卻幾乎完全一致:高度45到50公分左右、吻部適長略尖、額頭飽滿、兩耳薄而外張,耳長與吻部約略相等、四肢細長、腹部明顯往後臀收緊──與今日愛犬人士視為珍品的本土犬種「台灣犬」(通稱台灣土狗)「山羌腳,招風耳,金瓜頭」的描述相當吻合。
 
  
 
  現在就拿距今一百二十一年和八十一年的照片上八隻狗,來探索台灣犬在頭部上所具有的特徵,以期幫助我們認識和選擇血統較純正的台灣犬,並能提高復育台灣犬的價值和信心。現在分頭顱、嘴鼻、耳朵三部份,來研究分析台灣犬的特徵:


《 頭顱》

【一】頭頂
  位於兩耳之間的頭頂,圓渾飽滿而凸出,這個特點在近幾年中,所見的台灣犬所少有。

台灣犬圓渾飽滿而凸出的頭頂
 
 
【二】腮部
  台灣犬腮部的肌肉發達而凸出,形成球面的形狀,於眼尾的下方,與唇角交接,因與唇角交接處,有個段落可稱之為「腮段」。因台灣犬有圓飽凸出的腮部,所以整個頭顱呈圓球形。
 
 
【三】額段
  額終止於眼睛,額與鼻樑交接處,這個段落稱為「額段」。進口的外來犬,其鼻樑上端,絕大部份呈圓滑曲線,上與額頭相接,沒有明顯的段差,所以額段均很淺。台灣犬的鼻樑線,很筆直的到眼下方終止,加上有圓飽充實的額部,和稍突出的眼皮,而形成段落鮮明,呈 L 型的額段。這種額段是辨別台灣犬純不純,相當明顯的標幟。在照片中,無論頭的方向是正或斜側,都可從額段處,較深邃的陰影,而分析得到其呈 L 型額段的概念。如左數第三隻其頭較偏於側面,即能清楚看出近似直角台階 L 型的額段。如果照片中的狗有側面照,則 L 型的額段必然更清析,這種特徵也是近年所見的台灣犬所少見。
 
 
【四】頭形
  從相片中這幾隻狗的頭顱形狀,因為台灣犬有圓飽的頭頂和額部,豐滿凸出的腮部。從斜側面看已呈圓形,若是從正上方看,或從正面看,或從側面看,頭顱的形狀還是以近似圓形為標準。一百二十一年前的這隻狗,頭顱的形狀,與上文所述相近,因雜誌上的照片稍不清,翻照及描繪效果不良,而無法附圖,深為致歉,請參閱《育犬月刊雜誌第九期》。

實線部份是狗的頭部原有的曲線,
虛線是構成圓形的輔助曲線,
從上圖可知圓形和台灣犬頭部形狀的關係。
 
 
《嘴鼻》

  從額段和腮段至鼻尖的部位,就是嘴鼻部,也分稱為口吻和鼻。

【一】鼻樑線
  從照片上看來,這些狗從額段到鼻尖的鼻樑線,接近於直線。鼻樑線終止於額段,鼻樑沒有呈弧形斜曲向上,與額部相連。
 
 
【二】鼻的長度
  因為犬體格與頭部的大小均有所差異,無法拿尺度量,而硬性規定其長度,從照片中度量額段至鼻尖的鼻長,正好和從頭頂到額段的距離相等
 
 
【三】嘴鼻的形狀
  照片中的狗,有豐滿圓飽的頭頂和額部,和呈直線至額段即終止的鼻樑線,而造成深陷的額段,所以從側面來衡量,其嘴鼻上下的寬度不會很大。這些狗有特殊豐滿凸出的腮部,其腮段與唇角交接處,形成很深的段落,所以從正上方衡量,其嘴鼻右左的寬度不會很大,加上自鼻尖唇角的唇肉薄短,所以嘴鼻部就顯得消瘦。古人因台灣犬頭型圓大,而嘴鼻部瘦小,很像狐狸的樣子,所以拿「狐狸嘴」來稱呼台灣犬嘴鼻部瘦小的模樣。也有人因台灣犬具有深邃的額段和腮段,嘴鼻部就形成上稍寬下稍窄的圓筒形,而稱為竹筒嘴。古人的比喻確實有道理,如果能將這些狗的頭部形狀,和嘴鼻的形態融合在一起,一定會覺悟從正上方來看,一定不相傳的三角形,而是長柄的瓠瓜形。
 

嘴鼻部形成上稍寬下稍窄的圓筒形
 
 
【四】嘴唇
  照片中賽夏族的七隻狗,都沒有張嘴,其口吻前端都很瘦細,由此可知其上唇皮很短,如此才能顯得口吻前端的瘦細。如果上唇皮稍長蓋在下唇之外,口吻前端就不會這樣的細瘦了。在一百二十一年前照片中的狗,嘴巴微張,舌頭稍吐,更可以清楚的辨別短窄而不下垂的上唇皮了。

瘦細的口吻前端,可知其唇皮不會厚長而下垂。
 
 
《耳朵》

  立耳是台灣犬必備的條件,但並非能立耳就是純台灣犬,因為立耳的外來犬,與台灣犬雜交的不勝枚舉,但可從耳朵的架構上,辨別其端倪。但雜種狗永遠無法仿冒者,就是台灣犬的耳朵,能隨機應變的靈活運轉自如,像照片中的狗,耳朵有好幾種角度的偏向。而雜種狗的耳朵,因繼承外來犬遺傳的因子,其耳朵靈活扭轉的能力,就大打折扣了。耳朵能靈活的運轉,是台灣犬的特徵,因為在照片裡不能明白的看出來,所以只得在照片中,能看得見的部份提出來研析。

台灣犬的耳朵可以很輕鬆的偏向後方
 
 
【一】耳朵的內緣線和外緣線
  狗的耳朵向頭頂的這邊,稱之為內緣線,向外的這邊稱之為外緣線。這幾隻狗的耳朵,其內緣線拿尺來量,是呈直線形,並沒有如弧狀的突出;其外緣線則是呈圓狐形。
 
 
【二】兩耳間的角度
  這七隻狗兩耳間的距離都很寬,其中有一隻面向鏡頭,耳朵也沒有偏側,可以清楚的看到耳朵的正面像,其耳呈倒八字形,由兩耳的內緣線畫延長線,所來的角度是一百零五度。

兩耳的內緣線畫延長線,角度是一百零五度。
 
 
【三】耳長與和耳寬
  現在我們無法拿尺,量出相片中狗耳朵的長和寬,但可以用比較法,找尋和它等長的部份。耳朵的長度,大約和額段至鼻尖的長度等長,也大約和頭頂至額段的長度等長;而耳長大約是耳寬的一點四倍。

耳長DE與AB或BC約略等長
 

耳長AB以尺量約○‧五八公分,
耳寬BC約○‧六公分,
耳長大約是耳寬的一‧四倍。
 
【四】耳的厚度
  相傳純種台灣犬耳薄,但從相片中無法量出薄到什麼程度。筆者曾度量狼犬、秋田、柴犬、波音達、米格魯等犬的耳朵厚度,均大於零點二公分甚多。也曾量過台灣犬與狼犬、秋田、柴犬、波音達、米格魯、狐狸犬雜交的後代,其耳厚也超過零點二公分。至於台灣犬耳朵的厚度,應該以多厚作為參考的標準,則殷盼各界台灣犬的專家,提供寶貴的經驗。
 
 
  從八十一年前賽夏族,屬於北部新竹縣的這七隻狗,和一百二十一年前,屬於南部台南縣或高雄縣的這隻狗,詳細的對照,其頭部造型極為類似。加上與人物類比,可推斷其肩高都是在四十五公分上下的中型犬。

  從前交通非不發達而閉塞,加上部落與部落之間少有往來的社會,卻有南北相通,體型一致的狗,由此可推判,地域不論東南西北,台灣犬的原始形狀應該都類似,不因地域的不同而有所差異。至於其後造成的式樣和形狀,可以肯定的說都是與外來犬雜交惹的禍。

  筆者相信在目前熱愛台灣犬的犬友手中,仍握有和照片中這八隻犬類似的台灣犬,有的因為在眼前的賽場上,無法在賽場中叱吒風雲而得魁,遂受冷漠;有的秘而不宣,而使純種或瀕近純種的台灣犬,在有意或無意的心態下,和純度差的台灣犬交配,以至於一代不如一代,造成繁殖上的浪費,也使復育純種台灣犬的希望因而破滅。因為唯有純種交配純種,才能保證下一代血統的純正,如果純種的和不純種的交配,其後代永遠會保留外來犬的特徵。

  為復育和保育純種的台灣犬,筆者誠懇的希望,手上有類似照片中這七隻狗的犬友,大家秉持復育純種台灣犬的熱心,共同交往溝通和研究,使純種台灣犬能保存和繁殖,否則為數已極少的純種台灣犬,將在我們這一代手中絕種。若有這種犬的犬友,本人願意義務為犬友做連絡服務的工作。〈資料來源:《育犬月刊雜誌第十二期》民國八十一年十月號〉
 
 

台灣邵族日月潭社原住民搗粟與台灣犬
圖片來源;台灣懷舊
 
 

民國二十二年所拍攝,高雄縣排灣族古樓社
圖片來源:台灣原住民文化藝術